网站地图 - 广告服务
您的当前位置:深圳商讯首页 > 深商集市 > 每日商机 > 正文

瑞士山度士家族:传承者如何超越自己

来源:未知 编辑:深圳商界 时间:2019-07-18
导读:瑞士山度士家族:作为瑞士企业的传奇,神秘低调的瑞士山度士家族缘何屹立百年,尚能保持鲜活的生命力?山度士家族基金会又是如何将激励创新与弘扬传统有机结合,创造出一个个受人尊重的商业奇迹?不久之前,瑞士山度士家族基金会现任继承人皮埃尔·兰多特(Pierr

瑞士山度士家族:传承者如何超越自己

商学院杂志 2017-01-12 13:00:38

作为瑞士企业的传奇,神秘低调的瑞士山度士家族缘何屹立百年,尚能保持鲜活的生命力?山度士家族基金会又是如何将激励创新与弘扬传统有机结合,创造出一个个受人尊重的商业奇迹?不久之前,瑞士山度士家族基金会现任继承人皮埃尔·兰多特(Pierre Landolt)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课堂上,首度在中国公开分享其家族企业的成长故事、家族财富管理以及传承的理念。

1886年,山度士家族开始涉足商业领域,第一个主要投资的领域是燃料业务,从此开始了逐梦历程。1964年,当时的继承人Edouard-Marcel Sandoz创立了山度士家族基金会,家族业务不断扩大,投资涉及制药、现代农业、酒店贸易、高级制表等多个商业领域。

家族财富的创收和积累或许是一代或几代成员的目标,而财富管理和传承离不开家族每一代人协力维护。作为家族的第三代传人,皮埃尔创造性地拓展了家族的业务领域,比如投资创立帕玛强尼高级钟表品牌,传承和发扬瑞士传统制表工艺;联合创办Eco-Carbone SAS,专注于发展碳减排的环保研究;联合创建瑞士Amazentis SA,致力于医药和营养学整合研发等。

传承理念应与时俱进

皮埃尔本人曾经是山度士董事会成员,也做过诺华制药董事会成员等。在他丰富的职业生涯里,他深感战略、长期愿景、可持续的重要性。董事a会成员不一定来自家族内部,有可能是来自外部,会对家族成员发起挑战,但皮埃尔认为,这会使得自己走得更快更远、做出错误决定的机会降低。

所以,皮埃尔认为,第一代家族企业的创业未必思考过,但第二代就必须思考到的一点是:有时候需要做出让步,将父辈给我们的第一代基业传承给一个更大的群体。因为世界在不断发展进步,需要理解更先进的传承方式,去延续家族的价值。

而随着家族企业的开枝散叶,孩子越来越多,股权越来分散,新一代谁是核心,如何决策呢?不同于日本有长子继承家业的传统,欧洲的家族企业中,无论男女都有同样的份量和决策的权利。在山度士家族中,满18岁的孩子就有基金会的决策权。而且,新一代有了全新的理念,“他们希望能够经常召开家族内部的全球连线会议,所有孩子都会收到开会通知,并且都会参与决策,有交流也有争论。”皮埃尔说,对于一个有四个分支的大家族来说,这样借助全球通讯网络的全体大会机制,能够将新一代们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,能够产生共同语言。无论他们的文化背景是法国、瑞士还是巴西等等。

传承者的能力与“分手的勇气”

“要找到一个董事会的新的合适人选或者完美人选,都需要时间。”皮埃尔说,能力是要通过的第一关。有的时候,一个董事会成员不一定是一个合适的企业管理者,所以必须要有“分手的勇气”,将一些不合适的人辞退掉,“尤其是他们所做的事情偏离了方向或者更不上时代发展的形势,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。”

对于一个大家族来说,其各个成员必然存在能力的高低之分,对家族事业有无激情之分。然而,家族内部存在血缘关系,如何建立一个不引起争端的退出机制,也是家族管理者们很关心的问题。皮埃尔坦言这是个棘手的难题,假设有一个表亲担任了企业里执行者的管理角色,当他工作表现不佳,而董事会要求他退出时,他的妈妈就会提出反对。所以在建立董事会的时候,皮埃尔就考虑到要减少内部的压力。

“我所了解的家族企业当中,在家族里设置执行层,或者交给第三方管理,都是比较重要的方式。”皮埃尔说,比如设立一个顾问委员会,将企业由谁传承的决定权交给他们,而家族本身不作出任何决策。这是一个复杂的机制,但每一个家族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,在家族的价值观基础上作抉择。

传承者如何超越自己

山度士家族目前已经处于第三代和第四代的过渡阶段了,而当一个家族传承几代之后,继承者如何保持跟先辈那样的创业激情,如何超越自己,也是现今中国的家族企业继承者所关心的话题。

皮埃尔和他的兄弟姐妹们,每一个在创业方面都各自做了许多事情,比如他们创立了酒店,从事高级制表工作,也有与电信和互联网相关的业务。“如果下一代继承人不愿意继承,找到了他们自己感兴趣的方向,那完全可以让他们退出家族。”皮埃尔说,把决定家族产业平衡的权利交给下一代,这是他们家族内部的一种共识。

“价值传承非常重要,把基业传给第四代的同时,要把价值、文化、尊重等一起传承给孩子,这也是我和第四代正在做的。”皮埃尔说。他在欧洲成长并读完书的儿子,自愿去巴西接受父亲的企业。皮埃尔认为,这是由于下一代吸收了他所希望传承下去的价值观,包括对劳动的尊重,对环境的尊重等。“与新一代人之间的交流,也是一个不断丰富自己的过程,所以我们跟新一代人达成共识,也是一个具有启迪意义的过程。”

谈及教育,皮埃尔坦承,他的教育中没有“奢侈品”,没有奢侈的生活,更多的是教育下一代敬重家族和父母。比如他认识的一个巴黎的医生,年纪很大了,依然在楼里跑上跑下服务病人。为他人服务和贡献的价值观根植于山度士家族的发展历程。

如何避免财富“伤害”下一代

财富是把双刃剑,对于家族企业来说,财富既能给后代带来优渥的生活,也可能会给后代带来某种伤害。这也是中国第一代、第二代家族企业成员正在面对的问题。

自1964年以来,山度士家族成立了一个基金会,任何一个家族成员都不是财产的真正主人,他们无法获得基金会中的财产,但是可以收到红利,也无权出卖基金会中国的任何财产。并且,也不是所有家族成员都能获得红利,这个红利,往往会被获得者重新投入到企业的运营中去。所以,家族成员能够非常体面的生活,也可以按照各自的喜好去消费,但需要考虑到企业的可持续运营,才能维持优渥的生活。

这个过程也是对下一代的价值观传承——只有不断工作才能创造出新的财富。皮埃尔认为,父母应当成为孩子的楷模,“比起给他们4辆车、50块手表,还是给予他们能够建立自己生活的教育,1辆车已经够用了。”

一份报告显示,中国民营企业家存在近半无人接班的问题,这些企业家往往还都只有一个子女,新一代们倾向于做自己刚兴趣的事情。皮埃尔认为,让孩子们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而不是父母逼他们去做的事情,这对孩子来说,是件幸事。在山度士家族中,每一个子孙都可以选择他们的方向,有可能跟家族企业的方向不同,但是把新领域的资源带回到家族中来,也是一件有利的事情,能给企业未来的长远发展和战略给出新的经验。

“一个企业不可能做到财富迅速成长,做成一家百年老店的同时,家庭企业内部还保持和睦。”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丁远教授认为,卖掉企业换成现金,也是成功的一种。山度士家族在这方面传递的信息则是:多做喜欢的事情。

制度建设的背后,最重要的一点是控制好继承人的预期,比如说成立基金会,将孩子未来挥霍家财的机会消除,让他们内心的“妄想”失踪,从而降低了教育上带来的风险。

因此,丁远教授认为,家族企业的传承,不仅要讲价值观,也要做好制度建设。这都是来自山度士家族的宝贵经验。


责任编辑:深圳商界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网友评论:

在“\templets\default\comments.htm”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!
推荐使用友言、多说、畅言(需备案后使用)等社会化评论插件

栏目分类
Copyright © 2019 红天下-深晚投资-深圳商界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108347号-2 Power by DeDe58
Top